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孟津

班超墓与神秘班沟

发布时间:2011-7-13 10:54:59
    班超,字仲升,号定远。东汉扶风安陵(今陕西咸阳附近)人。生于建武8年(公元32年),卒于永元14年(公元102年),是东汉名儒班彪之子。班超之兄班固,妹妹班昭,均为当时著名之史学家、文学家。
  公元62年,即东汉明帝永平五年,有人诬告班超的哥哥班固私纂国史,班固因此被捕入狱。班超以雄辩之才替兄辩护,得到汉明帝刘庄的赞赏。班固因谤得福,不但被释放而且得到了朝廷重用,被汉明帝任命为兰台令史,兰台令相当于现代的国家图书馆馆长。
  班固到京城做官,班超以及妹妹班昭就和母亲搬到京城洛阳居住。这也许就是班氏一族迁入洛阳的发端。
  班氏兄妹由于有深厚的家学渊源,进入京城后就各自在文坛显示出了超人的才华。
  因班固有“良史之才”,“ 固所著《典引》、《宾戏》、《应讥》、诗、赋、铭、诔、颂、书、文、记、论、议、六言、在者凡四十一篇。(《后汉书·班彪列传》)”在职官任上取得了极大成功。
  班超投笔从戎,在朝廷派军队西征匈奴时作为车都尉窦固的假司马出击匈奴。在西域,班超以其神勇和胆略,定鄯善、镇于窴、抚疏勒、平姑墨、破莎车、击龟兹……摧朽拉朽,势如破竹,使东汉王朝的西北边陲空前一统。班超在西域因战功卓著朝廷封其为定远侯,邑千户。荐功祖庙,勒勋后世。
  班超的妹妹班昭续撰《汉书》八表及《天文志》,并著有《女诫》七篇等。她以深厚的经、史、文学功力,博得朝野文坛的赞叹。班昭因此受皇帝托请,经常出入宮廷给皇后、嫔妃授课。时人尊称她为:“曹大家、曹大姑(因其丈夫名曹世叔)”。
  《后汉书·班梁列传》载:“超在西域三十一岁。十四年八月至洛阳,拜为射声校尉。超素有胸胁疾,既至,病遂加。帝遣中黄门问疾,赐医药。其年九月卒,年七十一。朝廷愍惜焉,使者吊祭,赠赗甚厚,子雄嗣。”
  班超卒于京城洛阳,葬于何地?史籍未载。
  清乾隆《洛阳县志》载,班超“墓在北邙山”。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《 孟津县志》载:班超墓,“朝阳乡张阳村西有一大冢,俗称‘班墓’, 可能是汉定远侯班超墓。”
  班墓亦称班冢,是孟津百姓世代传袭的称谓。该冢在北邙山孟津县今朝阳镇张阳村西北,与今煤窑新村毗邻,墓冢距离瀍河岸边仅约三华里。班墓略呈正方形平顶高台,髙约十米,边长各约二十五米。墓上封土虽然经过近二千年风剝雨蚀,仍不失往日的非凡气概。
  据史料记载,汉代墓葬择地已颇讲究风水,而墓地也允许自由买卖。东、西两汉诸帝陵,均以东门为正门。
  班墓在东汉诸帝陵之西,其墓地朝向略偏东南。与东汉诸帝陵朝向基本相同。班墓周边另有大型王侯墓数座,说明该地历来是王侯墓葬区。
  笔者曾从友人处见到一幅《唐故宁州剌史崔君墓志铭并序》拓片,其志文中有:“……子纡绩扶榇归袝北邙,泉宮西南距汉射声校尉班侯墓百四十步,忠瘁之囗同归道山……”据友人生前云,剌史崔君墓志在1975年因群众修引灌渠在班墓东北边出土,友人虽持有拓片,但墓志却流徏济源。
  班超墓因年久代湮,证据佚失而无法确证,实属惋惜。
  然而,提到班超墓,我们不能不说说“神秘班沟”。
  因为班沟有许许多多未解之谜,等待我们去破解……
  班沟,是村名。该村属孟津县小浪底镇的一个行政村,村地位于瀍河中上游的右岸台地处,順瀍河而下距班超墓约13华里。
  瀍河自孟津县横水镇东发源,一路蜿蜒80余华里,经洛阳市区注入洛河。
  伊、洛、瀍、涧四条河流,是滋润河洛文化的四大神水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瀍河流域的班沟遗址、后李遗址等,先后被洛阳市人民政府批准公布为“新石器时代古文化遗址”。
  公元1952年,由国家文化部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等为主组织的考古发掘队,在洛阳东发掘了著名的“洛阳烧沟汉墓”250余座。这个汉墓群就位于瀍河东北侧之邙山南麓,距班超墓仅二余华里。
  瀍河流经孟津县20多个自然村,村名大多因河或因姓得名,如:会瀍、梁村、马屯、瀍阳、王湾、田沟、瀍沟……
  班沟村的称名却谜一般久远而不可考,如今的班沟村有杨、王、许、李、宋、朱等六大姓聚居,却没有一户班姓后裔。
  公元2000年,孟津县进行了建国以来首次人口普查。小浪底镇有姓氏80个,全县共有姓氏471个,均无班姓。
  班沟村缘何得名?成了瀍河流域的难解之谜。
  笔者为此曾三到班沟村,走访并借阅了今班沟村诸姓家谱,从这些家谱中得出结论:现有班沟村诸姓,都是明、清时期迁来的外来姓,并无一姓原著居民。如:今班沟村  《杨氏家谱》载:“《宗谱原序》言:‘居班沟村者不知几世祖乏嗣,取始祖长子贵方承祧,始祖乃亦居班沟村……始祖文公当于清初迁居班沟村。’”
  《杨氏宗谱》中载有《处士杨公讳智之墓》碑文,碑系“清咸丰九年二月立。”碑文中称:“公字克明,昔家居洪洞,元末避乱徙津邑负图寺北村。始祖讳文徙居班家沟传五世至公。”
  班沟,原名班家沟。这就足以证明班沟是以姓得名的,这里最早的主人是班姓。
  班沟村东数十步远是瀍河和她的两条支流之交汇处。瀍河自西方来到此偏转东南流;又有雅沟水、东达宿水西南来汇,三水交汇处有一座古寨,村民称为:班寨。
  班寨默然座落在三水交汇处的东南台地上,寨呈长方形,占地约十余亩。寨子虽小,墙垣巍然。寨墙均为夯土筑成。南寨墙长约百余米,基厚5米,髙约7米。东、西、北均有残墙耸峙。四周寨墙上荆棘丛生,绿枝倒挂,野花枣刺,随风摇曳。触景凄凉,使人顿发沧海桑田之慨。
  班寨西、北两靣,门阙通道宛然目前。据班沟村年长者称,上世纪中叶,班寨的北门两扇木制寨门已腐朽倾欹,门钉历历可数,锈迹斑斑。寨中倾圯房基湮没于离离荒草之中。
  班寨的南寨墙最为雄壮,寨墙偏东南处留有一个豁口通道,这个通道仅能容一个人通过。南寨墙外原来是一条人工开挖的深沟,沟宽仅有一丈,雅沟水和东达宿水就从这沟里流过汇入瀍河。有了这条沟,班寨就成了四面环水的小城堡。
  据班沟村民讲,班寨遇到突发紧急情况,寨中人就在南寨墙豁口处用一块木板搭向另一方沟沿,人从容出走后抽掉木板就上了南山。
  班寨的构筑设计蕴藏着军事家的绝妙玄机。
  班寨的最初主人是谁?
  顺班寨南寨墙的狹窄逃生通道南出,我们就需攀登班妤山。
  班妤山是北邙万山丛中的一座极普通的山。
  班妤山也是北邙万山丛中一座极不寻常的山。
  说她普通,因为她和邙山上无数座山岭一样:黄土百丈,红土千尺;春夏一样的翠绿,秋冬一样的苍茫。
  说她不寻常,首先她有一个极雅、极难解读的名字。
  滾滾东涌的北邙山,有名字的山峰极少,大多数山峰只有俗名如:南岭、北岭、南坡、北坡……
  而有名字的山峰没有一座不是载诸史册的,如:横水镇的騩山、穀城山、平逢山、宜苏山等载于《山海经》;会盟镇的同盟山、扣马山、首阳山等载于《史记》;白鶴镇的柏崖山、委粟山等载于《魏书》、《读史方舆纪要》……
  惟有班妤山,有着极雅的名字,却历经变迁未入“正史”, 至今无人“正名”。
  班妤山原名班婕妤山。百姓念着拗口,就叫班妤山。后来,人们为了好写好记,又改叫“卜鱼山。”如今,卜鱼山也就载入了班沟村各姓之族谱。
  班妤山兑山发脉,自西向东绵延6华里。她映带瀍河独立苍茫。
  班妤山海拔360余米,在邙山西部傲然独秀,峰飞天外。
  班妤山的山脚下有班寨、班沟,山上山下有多达八处的班家坟。山上的两处班家坟坟丘众多而硕大,紫荆笼罩。山西北半坡还有一口掩映在古槐下的班家井。
  晴好天气,登临班妤山峰脊。揽嵩岳紫气,聆大河涛声;望古都云烟,眺帝陵浮沉;吐纳九泉水库浩淼之气,极目班超墓冢雄健之姿。大有指点江山,壮怀激烈之慨。
  时移代迁,物是人非。据班沟村民七十一岁的朱玉琢老人回忆说:“我爷爷曾对我讲过,光绪三年,天下大旱,班沟的班家人和村里的乡亲们四出逃荒。后来,班家只回来了二位男人,靣黄肌瘦,拖着一身病。年长的男人对我爷爷说:‘我们怕是熬不过去了!如果我们走了,谁把俺俩装殓埋葬,班家的地就归谁!’没有多久,这两位班家人  就死了,这两个人就是班家在班沟的最后两个人……”
  行文至此,作者对班沟之谜作如下解读:
  一,班沟、班寨、班妤山、班家坟、班家井……有村、有名、有家、有墓。班沟过去居住的班氏家族,是最早在洛阳瀍河流域定居的伟大家族之一。班沟、班寨、班妤山等均因这个家族而得名,或是这个家族所命名。
  二,班氏家族居住班沟、班寨,与班超墓有关。或许班超后裔为了守墓、祭祀;或许为了避禍逃难,才来到这远离洛阳都城又距班超墓不远的隐蔽地方。
  为先祖守墓的习俗自秦、汉就已风行天下。西汉建立之初,汉高祖刘邦就下令派20户为秦始皇守冢,并各浱10户为楚王陈胜、魏安釐王、齐愍王守冢。
  设置陵邑起源于秦,“陵邑”就是守墓人居住的村落。从汉文帝始,陵与邑要求保持一定距离,少者一、二里,多者五、六里。
  三,班妤山或曰卜鱼山之得名,来之于班超兄妹之祖姑班媫妤。
  班媫妤。是汉代越骑校尉班况的女儿。是班固、班超的祖姑。
  汉成帝时,班婕妤以美貌和文才被选入宮,择立为婕妤(宮中女官名)。媫妤为嫔妃中之第二级,地位相当于上卿。
  后来,由于赵飞燕的入宮得宠,班婕妤不断遭到赵飞燕的诽谤。据《汉书·孝成班婕妤》载,赵飞燕诬陷班婕妤经常求助鬼神暗中加害她,班媫妤因此受到汉成帝的拷问。班婕妤对汉成帝说:“妾闻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。修善尚不蒙福,为邪意欲以何望?若鬼神有知,不受邪佞之诉;若其无知,诉之何益?故不为也。” 但汉成帝鬼迷心窍,不听班媫妤的辩解,班媫妤因此失宠失势,班媫妤曾悲伤而作《自悼賦》,赋中说:“奉共养于东宮兮,托长信之末流。共洒扫于帷幄兮,永终死以为期。愿归骨以山足兮,依松柏之余休。”(引自《历代赋汇》)班媫妤只好自己提出申请到长信宫服侍皇太后。
  皇太后、汉成帝相继死后,班媫妤又自己提出申请守汉成帝陵园,直到老死以后,就埋葬在汉成帝陵园中。
班婕妤的悲剧,历来是史学家和诗人同情吟咏的体裁。自古迄今,如《媫妤怨》、《媫妤悲》、《长信怨》等诗赋屡见文史。
班媫妤是班氏家族最早发迹的上层人物,对班氏家族后来的勃兴影响巨大。孟津班沟的班妤山,就有可能是为纪念班婕妤而命名的,也不排除该山上建有班媫妤衣冠冢的可能。
  四,班沟、班寨的主人,绝非一般之班氏后裔。很可能以避禍为主、兼顾守墓才择居此地。
  以班超为代表的班氏望族,不乏因功高而致禍者。
  班超之兄班固,因窦宪案受牵连死于狱中。
  班超嫡孙班始,因杀了妻子阴城公主而被腰斩于市。《后汉书·孝顺孝冲质帝纪第六》载:“乙亥,定远侯班始坐杀其妻阴城公主,腰斩,同产皆弃市。” “同产”即同父母的兄弟姊妹,“弃市”即公开刑杀,可见这次被祸的惨烈。
 班超后裔之一支,居住在距班超墓十三华里之班沟,就有远离京城避禍兼顾守墓的可能。
  更重要的是,班沟如果住的是班超远脉支系,也就不会,更不敢用班媫妤的官名来命名一座山。
  五,结语。
  东汉时期,由于班彪及其子女班固、班超、班昭的惊世之才,盖世之功,班氏遂成京都洛阳的名门望族。
  今洛阳城中的班家街、北邙山的班超墓、瀍河流域的班沟、班寨、班家坟等,均为班氏后裔辉煌于中华河洛大地的流光溢彩。
  (特别声明:本文及其他数十篇论文,是作者李根柱多年研究成果的部分书稿,作者享有著作权。任何单位和个人引用,须注明作者及出处。)